曾拥有千万用户的长城宽带,当年17亿买入如今100万“贱卖”,很多人都用过

长城宽带曾经是中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,还存在于很多人的记忆当中,如今以100万元打包转让登上热搜(www.vrtr.cn)。

鹏博士(600804.SH)近日公告,拟转让长城宽带等子公司100%股权,转让价格合计仅100万元。长城宽带曾经拥有上千万用户,鹏博士当年买入时花了17亿元,如今“跳楼价”大甩卖。

长城宽带为何沦落到如此境地?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

长城宽带100万打包转让

据鹏博士股权转让公告,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、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、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、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%股权,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。

公告截图

本次股权转让后,鹏博士仅保留在北京、上海和深圳三个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。而长城宽带北京分公司、上海分公司、深圳分公司互联网接入业务与其相关资产,已经在2019年度剥离至公司名下其他子公司。

鹏博士近年来互联网接入这一传统业务面临不断亏损,营收下滑的情况。上述四家公司主营业务均为互联网接入,且都处于亏损状态。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数额分别为:5715万元、86万元、362万元、214万元。

成为鹏博士“弃子”之后,长城宽带何去何从?

公告披露,上述4家公司的受让方为中安实业投资(深圳)有限公司。天眼查APP显示,中安实业今年8月才成立,注册资本仅1000万元;中安实业由中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100%控股,也是名不见经传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,中安国际净资产仅约-305.42万元,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0,净利润为-112.98万元。

为此上交所也向鹏博士发来问询函,称中安实业资产、经营规模较小,本次受让公司亏损标的,要求补充披露中安实业与鹏博士、鹏博士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、协议安排或者其他可能影响本次交易作价公允性的情形。截至目前鹏博士暂未回复问询函。

也曾辉煌,高峰时有上千万用户

长城宽带曾是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,有过高速发展的辉煌期,顶峰时以上千万用户风靡一时。据鹏博士2019年报显示,公司在网用户仍有1046万户,其中大部分仍为长城宽带用户。

长城宽带,图据官网

不过近年来,随着自身业绩的节节下滑和母公司鹏博士的战略转型,长城宽带也渐渐被边缘化。红星资本局实地走访发现,前些年市场上有很多长城宽带的服务网点,但如今已经很难看到其身影。而且在一些新开发小区,一根光纤可接入电信、移动、联通、广电的宽带,但不能接入长城宽带。

“长城宽带除了价格便宜,没有其他优势,但对它还是挺有感情。”在成都做消防器材的苏先生表示,自己用过的第一根宽带就是长城宽带,见证了当年在出租房打拼的青葱岁月。当年宽带费一年动辄上千元,而长城宽带三四百元就能包年,有时搞促销还额外送几个月。

在网络社交平台,被贱卖的长城宽带也突然上了热搜,成为许多人的回忆。很多用户纷纷留言,感慨自己对长城宽带的爱与恨。有人赞扬价格良心,真的很便宜;有人回忆刚工作时收入微薄,长城宽带是许多打工者、刚毕业大学生的理想选择。不过也有很多人抱怨网速太慢、经常断网等;甚至有人说正因为长城宽带网速太慢,才终于把网络游戏戒掉了。

今年3月,长城宽带一度因大面积断网被网友“骂”上热搜。很多人表示,疫情期间长城宽带断网,导致网课没法上,视频看不了。对此,母公司鹏博士还公开回应称,主要是疫情期间受到线上娱乐、线上办公及线上教育的影响,宽带流量的需求短期激增,在使用高峰期会出现网速慢甚至断网问题。

电信通讯业资深研究员罗立表示,长城宽带网络容易出问题主要是从几大运营商手中租宽带,相当于“二道贩子”,这也导致遇上用户高峰期,容易造成网络卡顿。同时,随着这几年国家大力推进“提速降费”,宽带市场一步步进入“白菜价”,长城宽带的价格优势很快消失。另外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,流量越来越便宜,消费者已经习惯手机上网,宽带重要性也越来越低,单纯的宽带生意就更难做了。

当年17亿买入,如今100万卖出

长城宽带成立于2000年,注册资本9亿元。最初的几年里凭借低价策略,长城宽带一路高歌猛进,顶峰时一年就能带来几十亿的营收,净利润也有好几个亿。

从2010年到2012年,鹏博士前后共耗资约17亿元才买下长城宽带,此后也为公司贡献了多年营收和利润。但8年后的今天,长城宽带从买入价17亿元,已经暴跌到打包价100万元,不足曾经的零头。

被“贱卖”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从长城宽带每年的亏损幅度看,这100万元还算不上“贱卖”,接盘者说不定还是个烫手山芋。

长城宽带的业绩几乎与“提速降费”同步快速下滑。红星资本局查阅历史财报数据发现,长城宽带2015年净利润还有3.24亿元,2016年净利润下滑到2.84亿元,2017年净利润为1.6亿元。到2018年长城宽带开始由盈转亏,当年净亏损1.86亿元;2019年长城宽带营收为20.8亿元,但巨亏26亿元;2020年上半年营收仍有8亿元,净利润则继续亏损5700万元。

对于甩掉亏损的宽带业务包袱后,鹏博士表示将全力向云计算、大数据领域转型。鹏博士称,本次交易是为了持续推进公司战略转型,调整资产结构,有利于公司未来集中资源拓展其他盈利性较强的主营业务,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

长城宽带只是这些年民营宽带举步维艰的一个缩影。

两年前,国内最早一批出现的老牌宽带运营商艾普宽带,就因为资金链断裂而退出市场。如今,另一家老牌民营宽带商方正宽带也处境艰难,据控股股东方正科技(600601.SH)半年报显示,2020年上半年方正宽带实现营业收入2.24亿元,同比减少27%;净利润为亏损1.38亿元。方正宽带已经连亏三年,累计亏损已超过14亿元。

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

编辑 陈成

主营产品:破碎机,分选、筛选机械,粉碎机,研磨机械,离心机,分选、筛选机械,采掘设备